相关文章

记者连线:"禁卡令"出台吹冷常州贺卡年历市场

    中国常州网讯(记者 孙阳)“这每逢岁末年初,机关单位里你来我往的贺卡、年历几乎成了“新年一景”。

    然而今年,记者在走访多家印刷厂和文化用品批发市场发现,受中央纪委“贺卡禁令”的影响,印刷厂公款贺卡订单基本没有,“贺卡生意不好做了”成了很多贺卡经销商的相同感受。

    批发市场:贺卡商铺生意很冷 零售价格下调

    近日,记者首先来到了常州九龙小商品市场调查,发现以往年底挂历火热销售的场面已经不见。在一家卖文化用品的店铺里,店家正在低头玩手机,记者询问道,这边哪里有卖贺卡和年历。店家说,“以前一到年底,买挂历的人很多,今年人不多啊,你到2楼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记者在市场里转了一圈,在楼梯口的转角处发现有一个卖年卡和挂历的商铺,当问起今年的销售情况,店主摇摇头说:“今年订单数量比往年少挺多,但具体不好说。往年这有不少金融系统的大企业来订货,今年一个没有了,现在来买的也就是一些私人企业或者幼儿园来采购一些新年贺卡,价格也是比较便宜的那种。”

   “我们店里卖的最多的青花瓷系列的镂空雕花贺卡,现在只要1块2一张,就赚你1毛钱,如果你要的多,还能更便宜点。”这位曾经在前黄中学门口开店的张女士,现在在九龙小商品市场卖贺卡,她告诉记者,“市场里多个贺卡的批发商均无意进购大量贺卡、台历、挂历,几家店主干脆‘砍’掉了这部分业务,她也是降价促销来卖的。”

    本地印刷厂:今年没有公款订户 贺卡市场雪上加霜

    其实对于“禁卡令”的“问世”,受挫最大的莫过于从事印刷生产的年历和贺卡的厂家,常州晨露印刷厂老总也向记者吐了苦水,这位从事多年印刷的老总表示,切实感受到了这次“寒冬”的威力,“往年11月份是印刷台历挂历的高峰期,贺卡业务要到12月份才进入高峰期。目前订户都是私营企业的,政府部门、国企、事业单位一份没有。”

  “那么多年下来,大家都已经习惯贺卡、台历的存在,这样的禁令,是第一次。”邵总说,“我没有单独统计过这个业务量有多大,就从我个人感受来说,禁令一出,不少企业称有用户取消了订单,对行业的影响确实不小。”

    邮政局:对公的明信片和贺卡营销业务 紧急叫停

    相同的情况在以往的“订购大户”邮政局也有所体现。根据以往的经验,每年的11月中旬,常州市邮政局已经开始陆续接到明信片和贺卡的大批订单。“往年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前来订购,但今年公款订购这块应该不会再有了,至今我们也没有接到一份机关单位的订单。”常州邮政局负责人周榴芳表示,他们也将全力贯彻落实中纪委相关要求,“对公的明信片和贺卡营销业务,我们也已紧急叫停。”

    记者在邮局外面的展示架上看到,虽然各种明信片和贺卡从2元到5元价格不等,但前来询问的人却寥寥无几,店里的营业员说,虽然对公订单缩减, 但是他们还是推出了不少个性化定制,“目前提供宝宝照和婚纱照,就能印出带有个人图片的贺卡或者邮票,还能寄送给全国各地的亲友,很受年轻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同时这位营业员还介绍说,只要记者挑到喜欢的款式就可以定制,数量不限,定的越多越优惠,无论是封面要求换字或者加字,这项服务都不再另外收设计费。

    市民声音:多数持肯定态度,称让祝福更“节俭”

    那“禁卡令”的出台,市民持有怎样的观点呢?为此,记者采访了街边几位的市民,对于“禁卡令”的出台,多数市民持肯定态度,均称值得提倡。

    在银行做了多年客户经理的赵先生告诉记者,“按照往年的做法,每到11月份,就到了各分行往总行汇总年历、挂历、贺卡的时候,今年全部停掉,因为上级有要求。”赵先生说,下一步银行可能采用电子贺卡的方式,答谢客户,“这样挺好,节省了费用,避免浪费。”

    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,不少年轻的市民也纷纷表示,其实祝福可以更“节俭”,“这年头谁还买贺卡,微信、短信等通讯方式既环保又方便。”说起新年送贺卡,80后黄小姐说,“送祝福”没必要非选择贺卡、明信片,发个微信和短信,打个电话,不仅方便快捷还沟通感情挺好的。”